头像p站id56085478(あや)

佛系产粮,随心所欲

乙女女主控,拒绝乙女腐

霜月隼♡♡♡
我永远喜欢tsukipro全员

国漫日漫通吃

欢迎勾搭w
99 8

【芥川兄妹×你】分食

※ooc可能

※内含3p车(车技贼差

※德骨

※祝大家狗年大吉!




-序-

如果天使不幸落入地狱会如何?

当然是被恶魔分食,吃抹干净。




-起-

你是芥川家最小的孩子,没有龙之介那类异能,也不像银那样敏捷,你是“无用”的那个,总被哥哥姐姐保护着。你并未加入港口黑手党,只是按哥哥的安排乖乖上学,偶尔打些零工。

曾有同学评论你是“养尊处优的大小姐”,大抵是因你颇有教养,性子又软,不爱与人计较,吃穿用度也是顶好的东西,所以常有此类言论,实则不然。不过,一直被兄长和姐姐溺爱也算是“养尊处优”了。从在贫民窟起就是如此。与别人抢食这种事你做不来,他们便让你待在家里整理家务——如果那在胡同里用箱子围起来的地方能称作家,单薄的几块破布能称为被子的话,连那几件破家具都是你从外面捡来的。你倒乐于做这些,希望能让他们看到家里干净整齐而有个好心情。

你体寒,因而睡觉时总是被夹在中间。一边是龙之介,一边是银,两人都紧搂着你,一来是怕你冷,二来是怕你跑。“我是累赘”这种想法你一直都有,时常找借口麻痹自己好“名正言顺”地待在这个家里。可有一次被一个男孩赤裸裸地讲了出来:“没把你扔了,只是怕你再找回去闹罢了。”说的那么合乎情理。你反驳他,却连自己都无法说服。想着回去再见哥哥姐姐一面,晚上就偷偷溜走,不想银半夜醒来瞟见你出去的身影。你怕黑,晚上有事总会叫上银一起。这么一想,她一个激灵赶紧跑去追你,拉住你时见你满面泪痕。

银还未来得及开口,龙之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没事。”听你这么说,两人都皱起眉头。

银想起回家的路上,一男孩拦住她说什么“我帮你赶走了拖后腿的”,便猜到了:“你是不是听谁乱说什么了?”

你沉默许久,方才否认。

她明白自己猜中了,双手握住你的右手放在自己胸前:“你是我们的妹妹,怎么会嫌弃你呢?”

“可那个人说——”

“那是别人,”龙之介走过来,拉起你的另一只手,紧握着,“不代表我们。”

你再也忍不住了,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,一边哭一边由哥哥姐姐牵着回家。

“下次再跑就不去找你了。”等你哭完,他才开口。你心里明白,哥哥就是说说而已。

再跑也是给哥哥姐姐添麻烦,于是你还和以前一样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。不过龙之介和银比以前更留意你了,生怕你再离开。

“你可是我们的小天使啊。”姐姐这么对你说。

他们两人其实都不苟言笑,但见你开心时也会不自觉地带抹浅笑。你发现这点后在他们面前经常展现开心的一面,再说,能够待在家人身边本就是件乐事。

“想用我自己的方式为家做出贡献。”

你相貌出众,天生一头银发,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在人群中尤为显眼,因而咖啡店里总有客人这么夸你:“恍若天仙。”你不以为然,只是笑答:“哪有的事。”

你喜欢咖啡店的氛围,大多时候是安静的,有种古朴的味道。客人多的时候,老板会打趣你:“自打你来这儿工作,店里的客人就多了,还都是些小伙子。”

“只是凑巧罢了。”

偶尔也会碰到几个纠缠不休的人,都能应付过去,往往没聊上几句,对方都会说:“芥川小姐和港口黑手党的某人有相同的姓氏呢。”

你默不作声,因为哥哥交代过不要轻易把这事告诉别人。

“想想一定是巧合,毕竟芥川小姐这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和那边有联系的啊。”

这话听起来有些刺耳,你蹙眉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芥川小姐这么可爱,怎么会和那么恐怖的人有关呢。”

你迟疑片刻,又开口道:“是呀,作为妹妹的我也觉得很可怕呢。”

“啊?”那人一惊:“您是在开玩笑吧?”

“当然。”你笑着回答,将下半句放在心里——“哥哥姐姐都是很好的人。”

你和银说起此事,言语中带丝鄙夷。

“他们觉得可怕是正常的。”

“可我觉得哥哥姐姐很温柔啊。”

银哭笑不得:“你是我们的妹妹,对你当然与对待外人不同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

“普通人都无法接受这些吧。”

“姐姐这话说的,好像有什么深意似的。”

她剥开一个橘子递给你:“你想多了。”

“是吗?”你向后仰,靠在沙发上,“如果没有人能接受我,那我就一直待在哥哥姐姐身边好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,”她笑了笑,“总会遇到的。”

莫名地,你觉得气氛有些沉重,换了个话题,央求银给你讲黑手党的事。讲到樋口小姐,你插了句嘴,问哥哥对她的看法。

“我怎么会知道,你问这个干嘛。”

“她不是……”看银一脸疑惑地听着你的“阴阳怪气”,你止住话头,“随口一问,没事,姐姐继续讲吧。”

银接着之前的话讲下去,你却没有先前听得那么认真,一边戳桌上的橘子一边想:“稍微有一点……不爽。”

明明哥哥被人喜欢是好事。




-承-

说曹操曹操到。前些日子银才说“总会有人能接受。”今天你就见到了中学的学弟。褪去了曾经的稚气,更能给人安全感的他,你一下子没认出来。

他刻意等到你下班。

“这位客人,我们要打烊了——司君?”

听到你不确定的语气,他笑了起来:“好久不见,学姐。”

店长的声音传来:“还不回去吗?”

你忙答道:“啊,这就走。”

待你重新转头看向他时,他双手轻搓:“那个……可以送你回去吗?”

“……当然可以。”

又一次看到了那类似小狗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时的表情。

这一点倒是没变呢。不知怎么的,想起好友的话:“像小狗一样的表情?那你就是他的主人咯?毕竟他只在你面前这样子嘛。”

“……我在想什么啊。”你用手轻拍双颊。

两人并肩走在路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“司君变化很大呢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的哦!以前只比我高一点,现在都高这——么多了。”你用手比划着,他在一旁浅笑,“而且比以前要成熟稳重了。”

“毕竟我也长大了。”

你沉默片刻,拉住他的领带猛地靠近,迫使他直视你。

“学,学姐。”

“呵,”你坏笑道:“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嘛。”

“那是学姐突袭,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学姐,你……”

“有问题吗?”

“……没有”他叹了口气。

一开始两人关系一般,从他救你那天起,两人才慢慢走近了。因为那次你受惊不小,所以他就送你回家,碰巧哥哥在家,原本你以为他会害怕,不会再来找你,没想到第二天他并无异样。

“为什么不害怕?”被你问到时他这么回答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……啊,是因为哥哥吗?……恩……我见到的芥川龙之介先生完全就是一个关心妹妹的普通人,不像别人说的那样,所以并不觉得可怕。而且——”

“而且?”

他躲避着你的眼神,脸一点点变红:“没什么。”任凭你怎么问他都不肯说。

作为中学时期唯一一个知道你秘密的人,和你要好也是自然。

“对了。”想到这儿,你问他:“当初你想说什么来着?”

“嗯?”他没跟上你的思路。

“就是你救我的第二天,我问你为什么不害怕的那次,你不是说了‘而且’吗?”

“啊,那个啊……”他的眼神闪烁,“过几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为什么要过几天?”

“没有原因。”

无论你怎么追问,他都闭口不答。

“一旦作出决定就不会改变,这点也没有变啊。”

到了家门口,两人告别。

发现龙之介站在窗口一动不动,若有所思。

“哥哥在想什么?”

“……没事。”

你感觉气压有点低。

“是任务出了什么问题吗……”你思索着做些什么让哥哥心情好起来。

 



-转-

自那以后,司送你回家就成了惯例。

“那孩子绝对是喜欢你吧?”休息时,一女同事这么对你说。你一怔,不做回答。

“怎么?被我说中了?”

看她那副模样你有些心烦:“他怎么想我又不知道。”

察觉到你话中的不悦,她不再探寻,转而谈其他。

结果被她言中。

快到家门口时,司突然开口:“‘而且,我喜欢学姐和学姐的哥哥是谁没有关系’那天我是想这么说的。”

你没反应过来,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“我很清楚学姐不喜欢我。”他笑了笑,“所以我犹豫了很久……最后还是想告诉你,不抱任何希望是不可能的,不过最重要的是想要完全放下。”

你无言,两人就站在路旁四目相对。最终还是你出声打破了沉默:“司君真的长大了啊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你深吸一口气:“对不起,从开始我就没有考虑过这种事,一直以来都没有意识到你的心情……”

“学姐有喜欢的人吗?”

“……有。”

“那就算了。”他笑了笑,“我本来还想讨个拥抱呢。”

“抱歉。”

“没事的,并不是学姐的错,是我不够好啊。”

你一个人踏上台阶,回想刚才的事情。

“果然我很奇怪。”

在被问到喜欢的人时第一反应竟会是哥哥姐姐什么的……

“是喜欢哥哥多一些还是喜欢姐姐多一些?”

每次被问到这问题时你都会坚定地回答:“都喜欢。”因为事实就是如此。

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份喜欢的不寻常。

“怪不得那天会不爽啊。”一想到哥哥姐姐会被别人占据就觉得无法接受。

“太奇怪了。”

一旦发现这一点,就开始抑制不住的幻想。幻想着哥哥姐姐也抱有同样的心情,幻想着有一天能与他们紧紧相拥。

到了门口,你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才开门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你抬头发现龙之介站在门口,气氛有一丝凝重。

“哥哥?”

“送你回来的是谁?”

像是吃醋似的,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,你赶紧回答:“以前的同学。”

“同学?”

“……我拒绝过了。”

真是的,哥哥你这样子我会忍不住幻想的啊。

“脸为什么这么红?”

“那、那是因为——”你突然止住话,在脱口而出之前改了内容,“热!”

“……”

哥哥他好像并不相信。

好在银这时开口打破僵局:“为什么要拒绝?”

“……更想在哥哥姐姐身边。”如此暧昧的回答,想要试探对方的想法。

“但‘喜欢’的含义不一样吧?”

听到这话,心里不免一阵失落:“我最喜欢哥哥姐姐了啊。”

答非所问。

-合-
 
“是更喜欢哥哥还是喜欢更姐姐?”

“都喜欢。”




-尾-
从那天后生活就开始改变了。

原本在哥哥姐姐出门时是拥抱,现在就变成的吻。而且在家里的每个地方都留下了回忆。

不过在那天后就没有过三人一起睡了,通常是一天在龙之介身边一天和银在一起。大抵是心疼你,大多时候只是睡在一起,并不做什么。可真到欲望来时你是怎么样也逃不掉的。

哥哥很少去店里看你,所以你会在休息时主动去找哥哥。在办公室里你坐在他怀中看他办公,趁没人时偷偷亲他一下。

“为什么是脸?”

“……”

那再补一个就好啦。

不过姐姐就不同了,常穿着私服去店里点一杯咖啡等着你下班。有时还会被男人搭讪,不过通常你会去找她,把男人的目光吸引在自己身上。

“为什么要对那男人那样笑着啊。”

“因为姐姐你就算是拒绝别人也会害羞吧?只要别人对你表白……不想让别人看到姐姐那么可爱的样子。”

“……可爱的是谁啊。”

路上除了你们不再有一个人,所以偷偷亲吻也没有关系是吧?

因为两个都很喜欢,所以被分食也无所谓,只要对方是你(们)就好。





起:写“起”的手稿时被一男生发现,问:“我可以看吗?”“你读出来都可以。”这么回他。不料他真的读出声来,他同桌见了,拿了另一张,两人一唱一和,声情并茂,笑得我肚子疼。给同桌写纸条说:“我自认为写得还凑合,让HYF、ZTY读了倒觉得恶心了。”她回我:“不是所有人都那样的,不是文恶心,是读的人恶心。”好像挺有道理。

设定可以说是很扯了……毕竟生活环境对人的性格有很大影响,三代才出一个贵族……“不食人间烟火”主要是想表现出妹子的疏离。毕竟出生环境在那儿摆着,耍点小聪明还是会的,不可能绝对纯洁天真啦。

承:事实证明我还是懒……起和承都让母上帮忙打了,为了以防她起疑心还专门写些句子标明是亲情_(:з」∠)_

转:从这里开始是自己打的,在沙发上趴着打字(玩的就是刺激和心跳。
车的参考:百合


评论(8)
热度(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