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像p站id56085478(あや)

/追求从心所欲不逾矩/

/过激乙女女主控,拒绝乙女腐/

♡霜月隼♡
♥隼是世界中心♥

『生憎だな。
あいつは俺のそこがいいらしい』
rukiyui世界第一!

欢迎勾搭w
想要扩列请私戳♡(我觉得不会有人啊
63 10

【全职/叶修×你】我喜欢你

※OOC可能

※不要轻信题目

※私设有(?)

※有错误欢迎指出

“你以前在H市待过一段时间,以后在那边工作也方便些。把你调过去带新人没问题吧。”

“嗯,只要他们觉得无碍就好。”

从那次离开,你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因工作需要去了不少城市,结果兜兜转转,还是在这里落了脚。行李由同事帮忙送来,你先提前到达,看了些楼盘。虽然租的房子已经托朋友找好了,但考虑到今后不会再有大的调动,你打算买套自己的房子。逛了一天,虽说有不错的,但也称不上心仪。

“明天再看看吧。”嘴微张,哈出一口白气,突然想起,从前他曾开玩笑地说过,你这个样子,吸烟一定很帅气。可惜,你讨厌闻烟味。

“说起来都过了这么久了啊。”觉得有些累,你靠了下旁边的墙,抬眼发现对面不远处就是嘉世。你曾去那儿看过他,但没有几次就再也没去过。自从踏上H市的土地,每走一步,回忆就多上一份。

“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。”直起身来,看到前面的网吧,“做点事情转移下注意力好了,不然总会想起些有的没的。”

你加快步伐,走到前台,轻叩桌面:“1小时。”连头也没抬就掏出钱包,发觉对面的人一直没说话才抬头,见他发愣似的盯着你看,你也有些惊讶,在这儿碰到他。最终还是你先开了口:

“好久不见——”

“叶修。”

 

 

叶修未曾想到他会在这里见到你,你的归来与离开一样没有预兆。在你要找位置时,他才慌忙起身。

“我带你去。”

你站在那里,嘴唇翕动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:“麻烦你了。”

他对身旁的人交代了两句,就带你去了较偏的地方。

他还记得你喜静,以前去聚会时,你总是苦笑着坐在角落,时常按压太阳穴。

到了座位,他帮你拉开椅子。

“服务真到位。”你坐下,把头发别到耳后。

“要喝点什么?”

“不必了。”你的眼睛盯着屏幕,双手在键盘上飞舞,没有看他一眼。

他默立在一旁,稍许后,在隔壁的位置坐下,单手支头,侧身看着你。原本想无视他的你,实在是经不住他长久地注视,手慢慢停了下来,只在键盘上轻敲,刚好只有声音,而打不出文字。

“你不忙吗?”

“还行,不过正好该休息了。”

“……多看远处对眼睛好。”

“看你就挺好。”

沉默无言,唯有“哒、哒、哒”的敲键盘声有节奏地响着。

“和我独处这么紧张啊。”

闻言,你的嘴抿成一道线,许久才吐出“没有”两字。

这是你一直以来的习惯,上学时,他就有所察觉,在告白时,更是一览无遗。

那天你像往常一样和他补习,到回家时他主动提出送你回去。

太阳还未完全落下,晚霞美得迷人,与他并排走的你,手指不安分的点着书包带。

“最近你和班长走的挺近啊,喜欢他?”

“别开玩笑。”回答得干脆利落,不带一丝犹豫。

“那你喜欢我吗?”

你沉默,抿紧嘴唇,脚步逐渐慢了下来,过了几秒,小声道:“和你没关系。”气势比之前弱了一大截。

“可我喜欢你。”

你停下脚步,怔怔地看着他,嘴张了几下,还是别过头:“别打趣我。”声音多了丝颤抖。

“真的。”他靠近握住你的手,你也没有甩开,就这样,把你送到了你家楼下。

从那时的经验来看,他是说中了的。想到这儿,他轻笑一声。

“笑什么?”你再次转过头,目光中带份疑惑与不满。

“我在想——你还是没变啊。”

说完这句,气氛忽然冷了下来。

你直直的望着他,以异常冷静的、不带任何情感的语调缓缓开口:“变了的。我变了,你也变了,我们都变了,不是吗?”

待他回过神来,你已经不再看他,他只得苦笑离开。就像交往时你生气一样,无论他说什么你都不理,反而越来越烦,唯有等你平静下来,才能再交流。

“生闷气对身体不好。”

你没回他,等他走远才淡淡道:“我没生气。”

我没有生气,只是害怕伪装被你看穿弄的太狼狈。

 

 

到了你走的时候,他又说要送你。

“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。”

“那这么说,是个女孩子你都要送她回家吗?”习惯性的露出锋芒。他倒是从容淡定的回了句:“不是,只因为是你才会送。”

气氛变得有些尴尬,你叹口气,弱了下来:“你不还有工作吗?”

“你家离这儿不远吧?”

你在心里暗骂,自己的心思全被他吃透,没好气的说:“暂时租住在附近而已。”

“走吧。”他想拉近两人间的距离,却被你躲远。

路上,你把围巾向上拉了些,两眼四处飘,却独不看左侧。

“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工作原因,又调回来了。”

“以后还走?”

“不清楚。”语气和天气一样寒冷,“也不关你事。”

“怎么不关我事?”他似笑非笑,“我想追你当然要关心你。”

你立在原地,眼神怪异地看他一眼:“你说什么?”

他也不再向前,转过身冲着你: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叶修,”你叫他的名字,尤为温柔,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他还未来得及欣喜,下一秒,你的话又将他置于冰点——“可那又怎样?”

见他没有回应,你稍稍偏头:“还记得离开时,给你留下的纸条吗?”

他记得很清楚。

他记得比赛结束时,你发来“恭喜”二字的短信,记得到家门口,房东告诉他你交了这月一半的房租,记得开门时没有太大变化,却少了人情味的房间。

记得茶几上你娟秀又锋利的字迹,记得连一句话也不肯多说,仅有“我累了”三个字的纸条,记得他拨你号码,只传来“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”的冰冷语音,明明几小时前,他还收到你的短信。

记得他想要通过朋友找寻你的去向,却发觉你们的共同朋友,只是经他介绍给你的他的友人,发觉自己完全不了解你的世界。

记得还是靠上学时你帮他请同学填的同学录,找到几个印象中和你有关联的同学,记得在一次次的失望后,得到你最要好的朋友的电话。

记得电话那头的女子在明白自己目的后的沉默,记得她说:“你要了又有什么用?她若是不想让你联系上,你打过去她也不会接,说不定又会换号码”,记得在自己保证不会打过去后那人的叹气,记得她在说完号码后反复的叮嘱。

记得他在黑夜中,看着你与他仅有的、微弱的联系发呆,记得他如何在房间里找寻你的痕迹。

记得你的声音,记得你的笑颜。

他以为自己很了解你,他了解你每个动作的涵义,了解你的喜好。

到头来才惊觉,他所了解的你,只是你展现给他的你。你的朋友和很多事物你都没有提起,而他也从未主动探寻。你当然会累,因为他一点也不称职。

“如果你觉得我们还有可能的话,今天就说清楚好了。”你拉下围巾,将双手插入口袋。

“‘喜欢’这种东西是会被消耗的,我以前喜欢你是男女之情,而如今更多的,是粉丝对偶像的憧憬。我不怨你什么,说从来没有抱怨也不可能。只是过后再回想,觉得也是自己自作自受。是我说‘没关系’‘你忙吧’,心里却希望你可以多陪我,是我心口不一,让你理解错。”

“你还记得开始时,我会去嘉世找你吗?当时我想去看你,结果去了两次,发现我到那儿也只是让你分心。”

“后来我就没再踏进去一步,连电话也不敢打,怕打扰你练习。”

“是我太高估自己……我以为我能忍受一个人待在那房子里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睡觉。我每天都告诉自己‘没事的,明天他说不定就回来了’现在想来,还真是‘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’。”如同自嘲一般,你笑了一声,继续道,“然后我觉得有些累了,觉得我们之间存在一道鸿沟,就像现在,你和我之间永远都有距离。”

“那段时间,我告诉自己‘只要他回来一次就好,哪怕只有几分钟,或者打来电话问候一声也行’,结果我只收到‘比赛前就不回去吃饭了’的消息。我不怪你,我知道那对你很重要。”

“我是真的感觉撑不下去了,”讲到这儿,你顿了一下,深吸气,平复自己的心绪,“但我不后悔,如果一切从头开始,我还是会选择你,之后,所有桥段重新上演。”

“你获胜时我由衷地为你高兴,我可以骄傲地对别人说‘看,我从来没有看错人’。你是天生的王者,注定闪耀,但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普通人罢了,我们处在两个世界。”

“我喜欢你,但也只是喜欢而已。”

说完,两人对立而视,沉默了很久,没有谁说话,也没有谁离开,只是站在那里相望。回忆在大脑里不停回放,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的时光。

他的话语满是苦涩,让你想要落泪:

“我们再也没可能了?”

“是,”你微笑,泪水却不受控制,从脸颊滑落,“我们的缘分仅是如此了。”

背道而驰的两人渐行渐远,谁都没有回头,谁都没有停留。

我喜欢你,可早已失去了为你不顾一切的勇气。

我的爱为你耗尽。

我们曾共同拥有一个美好的梦,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不是吗?

最后一句化用的《南烟斋笔录》梦别的一句:“谢谢你,曾让我有过一个美梦。但我们也许......再也回不到那个梦里了......不是吗?”

其实标题的全程是《我喜欢你,可那又怎样?》

女主的设定算是我心仪的那种,理智冷静,行动力强。长得很精致,从内到外散发着一种帅气。

最后,和我一起喊一句:\bad ending大法好/

评论(10)
热度(63)
© y-霜月家的少夫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